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斗破之无上之境

第两千八百一十九章 攀绳术

斗破之无上之境 夜雨闻铃0 3383 2020-05-19 12:38

  

  钟伯耷拉着脸,极其不情愿的表情,但又无奈,只能是点点头。

将钟伯叫到了一旁之后,萧炎才小声的问道:“你手底下的影是不是很擅长暗杀?”

听到萧炎询问这事儿,钟伯便是微微一愣,然后面带疑惑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萧炎心中所想。

“能不能教我一些暗杀的要领。”萧炎再度说道,身为刺客,能够以普通人的身份隐匿,最主要的是,他们还能够跨境界杀人。

但要跨境界杀人,需要筹备的很多,而且武器也是非常特殊,毕竟斗仙斗神,这个层次的强者,想要一击致命,可能性都非常小。

说到这里,钟伯忽然眼睛微眯,萧炎故意将他叫开,莫非是想杀什么人。

“主公再借一步说话。”钟伯再度将萧炎拉的更远,然后用神之源气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看着谨慎小心的钟伯,萧炎也是有些发愣,不过以为这只是钟伯的机密而已,并没有多问。

做好一切防护工作之后,钟伯才是缓缓的抬起头来,看向萧炎,低声问道:“怎么……主公怀疑谁有问题,你与我说,我会去做安排,有内鬼吗?”

钟伯正色道,萧炎打了一哈哈,便是笑道:“想多了钟伯天主,我只不过想学你的暗杀技术,还有潜入法子。”

“额……主公学这干嘛?暗杀和潜行实则并不难,最难的是身份问题,影的所有成员只有代号,没有名字,他们如同死士,会不惜生命去完成任务。”钟伯不解的看着萧炎,缓声说道。

“没什么……我就想知道,潜行是用丹药么……或是能够隐身的衣服?”萧炎倒是会炼制一些能够暂时隐身的丹药,但这记忆里面,乃是尊上的身躯,没有斗气,也没有药鼎,丹药更是也带不进去。

如果想要不惊动这些守卫的情况下进入宫殿的二层,没有隐身的法子,或者潜行术实在是难以做到。

“的确有潜行所用的丹药,也有隐身的衣服,主公需要,我这里也可以给你。”钟伯点点头,他有这些东西,但影却并非是依靠这些东西。

“有没有不用丹药,也不用衣服,更不用斗气的潜行术?”萧炎犹豫了一下,只得是苦笑着对钟伯说道。

“啊?!”钟伯惊讶的张大嘴,有些不解。

“额……怎么给你解释呢,这么说吧,我在经历一个幻境,幻境很真实,有着重兵把守,我在幻境里是一个没有斗气的角色,这样说你能明白吧?”萧炎也不遮遮掩掩,直接说明了自己的用意。

“原来如此,这个好办,主公可记得其中构造,以及这些重兵把守的位置,若能记得,绘制的出,我可以尝试给主公想一个办法,所谓潜行,不过就是掩人耳目,用一些技巧,还是能够办到的。”钟伯听明白了萧炎的意思,也明白了萧炎为何要学刀,搞半天是为了破解幻境。

两次闯入宫殿,萧炎都有非常细心的去打量过宫殿的构造,也注意过哪些地方有守卫,说罢,萧炎便是拿出了笔墨,开始绘制记忆中的简易地图。

“有一座桥啊……下面水流湍急,从桥上过必然会被发现,往往这里是最需要注意的地方,必须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过桥。”钟伯看着萧炎绘制的图纸,便是捏着下巴,缓缓的说道。

“可有办法?”萧炎看着钟伯,不可能从水里游过去,但桥下镂空,也根本无法穿行。

“有一法子,名为攀绳术,算是身法之一,不用斗气,但需要足够强健的身躯,运用绳子挂钩,就能让身体腾空,主公所画的这个桥,在一百米以内,是能够做到的。”钟伯继续说道。

“难吗?”

“以主公的聪明才智,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钟伯苦笑一声,疯狂的修炼方式,这种技巧,那就显得太简单了。

之后钟伯给萧炎制定了一个路线,其中要用到一些工具,比方说制造声响,强行引开没办法躲掉的守卫,尽可能的不被发现。

“计划虽然完美,但成功率不出我所料的话,只有百分之二十,被发现的机率仍旧很大,所以主公想要万无一失,还需要学习一门“手艺”,一门杀人术!”两人商讨的差不多,除了攀绳术之外,钟伯又继续说道。

“其实也很简单,讲解之后,主公一学便会!”

“只需要做到两点,屏息,还有一击致命!颈后和颈侧都是要害,有匕首最好,路上必须解决掉三个守卫,这样成功的机率便是能够提升到百分之五十。”钟伯说道,说完之后萧炎便是点点头,毕竟能够到这一步的人,谁不是杀人如麻,对于人体的要害自然是了解的不能再清楚。

活得久不代表样样精通,能到这里的,谁还不是活个几千年几万年的老怪物,可人的思维是有限的,会选择性的遗忘,会忘掉那些不需要的记忆。

随着战斗方式的改变,萧炎也早已忘却了这些肉搏的方式,所以也只能请教钟伯。

而钟伯的讲解,也让萧炎找到了目标和方向,尊上的记忆里,不是一味的杀戮,这也绝不是尊上想要给予萧炎的,要去了解这个记忆为什么被尊上重视,又让萧炎去理解,肯定有其道理所在。

当然,也完全有可能,尊上实则就是为了帮助萧炎修炼,在有限的时间里,让萧炎变得强大起来,记忆也许也只是为了帮助萧炎历练心智。

若是紫影在,萧炎相信,紫影的暗杀技术绝对不会比钟伯的影差,至少萧炎内心非常认可紫影。

远处,白凌姬夜和韩参三人,看着钟伯给萧炎演示,远远的看着两人抱在一起,顿时间令得三人额间布满黑线。

“他们在干嘛?”

“莫非主公还有龙阳之癖?!”

“……太羞涩了。”

三人低声交谈,看着远处的钟伯和萧炎,皆是一脸疑惑。

实则上,钟伯是在教萧炎如何以最有效的方式让敌人一击毙命,若是一下子没杀死,喊出声来,那就功亏一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