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武唐第一佞臣

第三十四章 接见倭国遣唐使

武唐第一佞臣 宝珠道长 7797 2020-05-19 17:57

  

  乾封元年(公元666年),冬腊月二十二,辰时末巳时初。

长安城西大内,南衙皇城太庙,盛大出征仪式。李治亲自主持,文武百官参加,远征将领站前排。每逢对外用兵,都会太庙祭祖,祈求列祖列宗,保佑大获全胜。

武将身穿戎装,身体挺拔笔直,看着精神干练。跟随皇帝宣誓,言语冠冕堂皇,表示不辱使命。誓要竭尽全力,荡平辽东大地,打出朗朗乾坤。例行公事罢了,只是美好愿望,战争成败与否,与祭祖没关系。

出征仪式结束,安抚大使李勣,接受皇权黄钺,寓意代朕征伐。皇帝勉励一番,远征将领组团,去司戎领鱼书。鱼就是铜鱼符,书是调兵公文,合称调兵凭证。若没有这两样,你调不动府兵,折冲府不会配合。

明天就要出征,诸将各回各家,做好准备工作。譬如写封遗书,做些床上运动,祠堂祈祷等等。武康比较另类,先召集众亲卫,询问准备情况。再陪闺女读书,下象棋绣绣花,或者跳交谊舞。

巳时五刻左右,同僚登门拜访,送些常备物品。表达关切慰问,说几句吉祥话,诸如旗开得胜,凯旋而归等等。最讨人喜欢的,是许敬宗的话,关内河南两道,物价涨出新高。

新钱乾封泉宝,规定以一当十,实则不如旧钱。唐朝立国之初,铸造开元通宝,此刻依旧坚挺。武氏奸臣集团,囤粮全部售罄,净利润十五倍。武康投四千贯,盈利六万余贯,其余大小奸臣,赚的盆满钵满。

所以他的名誉,已经完全恢复,同时华丽逆转。因为武氏粮仓,斗米只卖百文,低于市价三成。并且武氏稻米,使用标准的斗,米中不掺泥沙。还是江浙稻米,米中王占城稻,米粒大颗粒饱,入腹香甜无比。

长安城读书人,编出各种段子,各种歌功颂德,完成由黑转粉。京师随便打听,就算老弱妇孺,提起武大将军,都都交口称赞。提起许大相公,提起李勣司空,也会竖大拇指。经商最高境界,我掏你的腰包,你却歌功颂德。

司平太常伯阎立本,收受铜钱三百贯,画武将军戎马图。昭文馆待制杨炯,朝散郎王勃,各收两百贯钱,在画卷上题诗。王勃题送别诗,送武将军征辽东;杨炯题边塞诗,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阎立本的画作,王勃杨炯题诗,这要放在后世,至少千万起步。武康高潮澎湃,特邀请许敬宗,在画卷上题跋:此乃武家私有,后辈若敢捐献,就是不肖子孙。找人装裱密封,埋在秘密地方,充当传家之宝。

媚娘阔绰如故,派内侍李德官,送百片金叶子。几十坛高粱酒,数不尽的糕点,千奇百怪的药材,甚至有安胎药。如果条件允许,她还会送女人,为其爱弟康郎,解决生理需要。

末时三刻左右,同僚不再登门,迎来特殊客人。两个唐朝官员,朝散大夫郭务悰,上柱国刘德高。刘仁愿派他们,代表天唐上国,东渡出使倭国。按照武康指示,修复中倭关系,警告倭国政府,不要插足辽东。

倭国的掌权人,明日香的父亲,王太子中大兄,不放他们进京。借口非常搞笑,没有大唐公文,不能确定身份。其实根本原因,是不想让他们,刺探本国虚实。

大唐使团无奈,就住在对马岛,中大兄不敢撵,还派人送物质。可这样拖下去,总归不是办法,所以去年年底,倭国作出决定。再次派遣唐使,送郭务悰回国,再与大唐建交。

大概今年年初,在渤海湾登陆,朝廷忙着封禅,没有搭理他们。封禅结束之后,辽东战事再起,一直拖到月前。李治有了空闲,诏令倭使入京,十天前入长安。

唐朝立国至今,此乃倭国派的,第五次遣唐使。大使是守大石,副使坂合部石积,就是客厅里面,领头的那两个。其后的倭国人,有八个留学生,十二个留学僧。

遣唐使的任务,积极学习大唐,科学文化知识。包括政策法律,文化医学历法,衣食住行风俗,全方位的学习。使者二百余人,留学生数量少,大多是留学僧。各大佛寺修行,钻研各种佛经,学成回倭之后,至少是副方丈。

要说倭国政府,为了学习自强,可谓如痴如狂。航海术不成熟,每次派遣唐使,都伴随着危险。有的风暴翻船,有的偏离航线,跑到了东南亚,被土著人杀害。然而这些风险,不能阻隔他们,企图强大的决心。

武家的客厅里,武康接待他们,左边坐着小晴,右边是明日香。倭人毕恭毕敬,向主人行礼时,腰身弯成直角。其恭敬程度,超过明日香,那个倭国公主。

大使守大石,操着流利汉语,哈巴狗般谦卑:“谨代表遣唐使,向左奉宸大将军,左羽林大将军,左戎卫大将军,行最隆重礼节。下官真诚祝愿,将军此去辽东,可以战无不胜。”

武康示意免礼,和颜悦色问话:“尊敬的遣唐使,武某只是武官,不负责接待使团。你们正副使者,联袂拜访本将,实在不合常理。再说从我这里,也学不到什么,是来交易的吗?”

倭国的遣唐使,除了留唐学习,也是贸易集团。他们会向唐朝,进呈倭国礼物,主要有金银统,丝绵锦布等等。等到归国之时,唐朝回赠礼品,诸如彩帛香料,各种工艺品等。

除了互赠礼物,还与唐朝官员,贸易各种特产。所以武康才问,你们来我这里,是进行贸易吗?守大石连连摇头,副使坂合部石积,算袋拿出清单,呈交给他过目。

各种金银绸缎,礼物颇为丰厚,武康笑而不语,递给了明日香。守大石谦卑笑,再次起身回话:“中大兄王太子,得知武大将军,娶明公主为妻,可谓欢喜滔天。特地交代下官,送来嫁妆贺礼,聊表父亲心意。”

气氛陡然尴尬,朝散大夫郭务悰,义正辞严提醒:“贵使此言差矣,楚国公的发妻,不是倭国公主,而是楚国夫人。夫人出身崔氏,大唐名门贵女,贤惠举国皆知。”

上柱国刘德高,阴阳怪气接话:“贵国明日公主,连同川岛王子,在海东白村江,被楚国公俘虏。楚公宅心仁厚,皇后怜惜公主,特令纳其为妾。贵使可能不知,在我天唐上国,结发妻与妾室,地位天差地别。”

气氛依旧尴尬,小晴面沉似水,明日香心很虚,低着头装哑巴。坂合部石积拱手,笑着反驳二人:“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敝囯妻与妾,地位亦对等。敝国王子制令,驸马武大将军,遥领太政大臣。”

武康笑出猪声,那个太政大臣,可是相当牛逼。倭国最高官职,是天皇的师傅,类似三公三师。由于太过重要,一般都是虚设,空缺时候居多。据说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等人,曾被赠与此职。

感觉很有意思,等我上了年纪,乘船东渡倭国,做日本国的太师。他在呵呵直笑,众人无不赔笑,气氛随之和谐。郭务悰刘德高,不再喧宾夺主,只是依旧鄙夷。我们武大将军,是皇后从父弟,纳公主为妾,抬举你们了。

小晴暗翻白眼,仪态摆的很足,不紧不慢开口:“夫君对待妻妾,向来一视同仁,没有必要争执。我妹妹明日香,已经是武家人,其父给的礼物,我这做姐姐的,便代她笑纳了。”

倭使笑逐颜开,再惹郭刘鄙夷,你们可真下贱。公主给人做妾,国王还送嫁礼,简直丢人现眼。瞧瞧你家公主,楚国夫人面前,不敢插半句嘴,你们美什么呀?

武康轻敲桌面,言中带着调侃:“贵国太政大臣,就是最高官职,向来都是虚设,或由国王兼任。还要请问贵使,我这便宜驸马,又有何德何能,遥领此等殊荣?”

倭使十分激动,天唐武大将军,承认自己是驸马。守大石很开心,语气异常诚恳:“昔日白江海战,我国四万水兵,败给七千唐师。将军赫赫威名,敝国上下皆知,国朝无不拜服。”

意思不言而喻,倭国人被打疼,会认你当祖宗。中大兄掩耳盗铃,出于政治需要,强行提拔武康。大概意思是说,给我们上课的,是本王的女婿。一家人闹矛盾,也谈不上丢人,所以倭国人民,继续支持我吧。

武康继续调侃:“我听刘仁愿说,白江海战惨败,贵国的中大兄,犹如惊弓之鸟。深恐大唐水师,进攻贵国本土,于是大兴土木。在京都的周围,修建大型围墙,并在对马诸岛,构建防御措施。”

守大石矢口否认,瞪着眼说瞎话:“武将军误会了,传言并不可信。那些防御措施,不是应对天唐,而是防御奴隶。王太子派遣唐使,就是为了修复,贵我两国关系,岂能再次为敌?”

武康哑然失笑:“请转告中大兄,高句丽扶余人,隶属华夏大族,所以两国战争,隶属华夏内政。圣人不会允许,华夏不会放任,任何外来势力,插手天唐内政。”

笑容逐渐阴森,声音逐渐变冷:“本将军不介意,亲率十万水师,去拜访中大兄。也更加不介意,请中大兄皇子,搬来我家做客,以叙舅婿亲情。我也很想知道,他修建的土墙,到底能否抵挡,大唐无敌舰队?”

赤裸裸的威胁,貌似逼格很高,现场鸦雀无声。郭务悰刘德高,个个趾气高扬,这话听着舒坦。守大石回过神,急忙摆出笑脸,起身点头哈腰。表示唐倭友好,我国永远臣服,不敢插手高句丽。

武康怡然自得,希望倭国矬子,乖乖呆在岛国,安分守己千年。忽然腰眼生疼,眼角余光撇去,明日香嘟着嘴,咬着牙掐着肉。这个倒霉娘们,哥哥正在装逼,你给我配合点儿。

会谈继续进行,小晴吩咐摆宴,宾主边吃边聊。席间武康应允,请许敬宗帮忙,给倭国留学者,介绍留学单位。这些人啥都学,妇人们的彪悍,养情郎织绿帽,也被他们学去。后世的传言,盛唐在日本,有几分道理。

曲终人散后,讨好明日香,装逼需要代价。待到夜深人静,欢乐时光开始,出征头天晚上,武将军的最爱。夜生活最丰富,无论什么姿势,不管如何索取,媳妇都会顺从。大被同眠,左拥右抱,不在话下,福利之夜嘛。

大概两更时分,寂静的楚国府,突然噪音大作。脚步急促杂乱,钱顺跑到后院,硬着头皮敲门,壮着胆子汇报:“有人夜闯府宅,已被我等擒拿,此刻跪在门外。请问大佬,如何处理?”

卧室没有回应,灯火依旧通明,粗喘暧昧如故。钱顺不敢废话,对视平郎赵声,脸上写满无奈。被亲卫摁倒的,那位不速之客,突然剧烈挣扎。嘴里塞着东西,只能嗯嗯咿呀,脑袋如同钟摆。

赵声扬起巴掌,照着他的脑门,啪啪连抽三下。浓痰吐在头上,咬牙切齿咒骂:“该死的田舍奴,吃雄心豹子胆,敢夜闯楚国府。给乃翁老实了,否则砍你脑袋,不会触犯法律。”

客人立刻消停,唐律疏议规定:夜无故入人家,主人得而诛之,不负法律责任。真被砍了脑袋,只能自认倒霉,也没地方说理。赵声十分满意,又赏他两巴掌,然后老僧入定,等大佬完事儿。

直到三更时分,卧室有脚步声,以及骂骂咧咧:哪个王八犊子,打扰福利之夜,给我往死里打。喝完这杯热茶,如果还没打死,带去我的书房,乃翁亲自审问。

钱顺低声应诺,卫士揪起客人,准备大扁特揍。由于光线昏暗,揪掉塞嘴破布,咆哮随之而来:我是杜怀恭啊,变之我的亲叔,夫人我的婶婶,您二老救命啊...

杀猪般的嚎叫,声音确实熟悉,亲卫不禁咂舌。赵声拿出火折子,凑过去仔细看,还真是杜怀恭。他和武康交好,明着是上下级,实则亲如兄弟。所以婺营亲卫,都认识小杜子,经常一起喝酒。

亲卫们懵逼了,你丫怎么回事,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这里作甚。怀恭也不解释,依旧呶呶怪叫:叔叔婶婶救命,乃翁要归西了,马上开门救我。若是再不开门,我可就骂街了...

说的不是人话,天生欠揍型的,亲卫懒得计较。等到房门打开,按照大佬吩咐,直接扔了进去。钱顺强忍笑意,关闭卧室房门,遣散婺营亲卫。陪同平郎赵声,静静守在门外,竖耳朵听笑话。

在卧室的外厅,武康正襟危坐,强忍心中笑意。这小子太惨了,身上到处鞋印,脸上污垢累累,大手印很明显。你丫烧高香吧,乃翁定的规矩,闯入者只生擒。否则你这犊子,早就成了尸体。

怀恭忘记疼痛,望着眼前画面,也在强忍笑意。瞧着顶头上司,以及三个女人,眼神愈发猥琐。竖起拇指点赞,您老大被同眠,实乃吾辈楷模。

小晴呵呵冷笑,阴阳怪气说话:“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到我家撒野,口口声声求救。看叔叔的德行,没有生命危险,顺子你们进来。把他丢进狗窝,明天早上再说。”

怀恭被踩尾巴,转身跑向门口,后背死死抵门。不停作揖鞠躬,一时声泪俱下:“兄长嫂嫂救命,怀恭不打诳语,真有生命危险。放眼整个京城,只能楚公帮忙,听我慢慢道来。”

这位滔滔不绝,众人洗耳恭听,武康面露怪异。那是三天之前,李勣找到怀恭,提点这位女婿:贤婿任左奉裕,已经十年有余,一直不得升迁,因为没有功劳。

所以说贤婿啊,跟我共去辽东,呆在舅翁身边,建立些许军功。等到班师回朝,舅翁择日上疏,提拔你为将军。你和变之交好,我俩共同提点,左奉辰将军位,应该十拿九稳。

可以升官发财,怀恭眉开眼笑,兴冲冲答应了。可是当天夜里,就被噩梦惊醒,觉的其中有诈。想到那种可能,吓的汗如雨下,望着枕边媳妇,决定试探舅翁。

一夜没有睡着,早早叫醒媳妇,交代她回娘家:舅翁要我陪他,去辽东混军功,为夫感激不尽。可是咱家太穷,平时我的俸禄,你都买了胭脂。回娘家告诉舅翁,感谢他的提点,为父囊中羞涩,就不去辽东了。

李娘子回娘家,带回黄金十两,说是阿爷给的,继续去辽东吧。怀恭差点吓死,强压心中恐惧,再次吩咐媳妇:明天再回娘家,就说家里没马,也没多余部曲,根本打不了仗。

结果更加搞笑,李娘子回家时,带回两匹战马,六个精壮部曲。怀恭哑口无言,收下部曲战马,准备明日出征。晚上喂饱媳妇,趁夜逃出家门,躲过无数巡逻,来到武府求助。

听完来龙去脉,小晴瞠目结舌,不可置信问他:“叔叔你傻了吗,英公是大总管,跟在他的身边,可轻易捞战功。到时夫君帮忙,你升左奉宸将军,根本不在话下。此等天赐良机,别人求之不得,你却弃若敝履?”

怀恭哇哇痛哭,一时顿足捶胸:“嫂子你不知道,套用大佬的话,李勣是腹黑男。他不是提点我,而是借我脑袋,祭奠他的军旗。我的嘴不把门,行为比较放浪,太容易犯军规。”

水仙惊叫出声,急忙伸手捂嘴,眼珠瞪的溜圆。明日香没心没肺,皱着柳眉思索,貌似不明所以。小晴先是惊愕,随后扯出苦笑,扭头看向夫君。

武康很同情,阴阳怪气道:“听你的意思,想藏在我家,这不合适吧。我和婺营亲卫,都会奔赴辽东,你一个大男人,躲在乃翁家里,乃翁放心不下。除非你同意,让我阉了你...”

话还没说完,疼的嗷嗷叫,媳妇在拧耳朵。武康连连求饶,惹得小妾嬉笑,小晴啐他几口。俏脸满是同情,直接拍板做主:“叔叔留下避祸,等到李勣离京,再悄悄回家吧。”

怀恭感激涕零,武康哑然失笑,李勣那个混蛋,当真腹黑无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