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快穿和快穿的巅峰对决

157 关于.....

  

  严延道:“我没进入白塔之前什么样子你很清楚。”

他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小时候基本在流浪中长大,他不知道该怎么照顾一个孩子,更承担不起教育一个孩子的责任,尤其在他有了海零之后,如果说维护帝国权益是他放在人生目标,那么海零就是他人生中唯一一个他主动要想要的人,也是唯一一样只专属于他的东西,他不希望把这个人对自己的在乎和喜欢分给任何一个人,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孩子。

而海零那边,从他搬来和自己住在一起没多久后,他就已经坦诚地和自己表示过,他要什么他都可以答应他,唯独一条,他不希望他们之间多一个孩子。

当时他们刚刚做完,仅着着单薄的睡衣,海零软软地一团缩在他的怀里,对他说:“我知道我这个要求很过分,可是,我真的忍受不了,在我们的家里,你却要分一分心去照顾关心另外一个人,哪怕他是你我的血亲,你是我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严延当时听完有些讶异,倒不是因为海零这番话有多么惊骇世俗,而是海零平时表现得太正常,他从没发现海零对他那么强的占有欲有,不过认真想了想,他们两个在一起没多久的时候海零的一些表现也就了然了了。

那个时候海零几乎每天晚上都睡不太好,开始只是要求他抱着他,后面甚至到,要他们做完,让他的那部分留在他的身体里面,对他说,只有这样他从觉得他是真实存在,而不是他幻想出来的。

海零很坦然地对他说,他穿越了太多的世界,哪怕回到现实世界,依旧对周遭的人和事抱有一定的不信任,分不清他们是真还是假,很怕自己一觉醒过来自己还在梦里,根本就没有离开系统世界,唯独让他坚持和清醒的人只有严延,只有有他在他的身边,不管周遭是虚拟还是幻想,他都不在乎。

严延听完后心疼得不行,因为他的那些记忆太匪夷所思,他不敢带他去找心理医生,只能自己用精神力进行精神疏导,整理和弱化他作为穿越者的那一段时间的记忆,增强他对现实的归属感,可惜海零意念太强,这些小动作对他影响不大。不过海零自己也没有自暴自弃,他知道要想和严延长久待在一起,不是去烦他闹他,而是尽可能去接受周遭的人和事,让自己看起来和常人无异。

以至于严延在听到他那番话后会那么惊讶。

严延说完自己的不想要孩子的原因后省略了海零那部分,然后对尤安说,“你再帮我约一个医生,保密工作做好一点,我再带海零去检查一次,这一次不管检查结果如何,你都必须告诉他,这一次的检查是误诊,他没有怀孩子。然后找个时间把他肚子里的孩子拿掉。”

尤安:“…….你要不要这么霸道,难道为了方便那啥你连孩子都不要了?”

话音才落,就被严延扫了一眼,他连忙改口,“这个事你不能一个人说了算,你还是和海零商量一下,那孩子的性格那么好,怎么看都不像不喜欢小孩子的,等他决定不要了,我再帮你们安排吧。”

听他这么说,严延也沉默了,距离海零说那番话确实有一段时间,他应该尊重现在的海零的想法,于是终于点头。

尤安这才松了口气,不再废话,起身就走了。

严延看他离开了自己的家,门被完全锁上,才回到卧室,海零这个时候已经又滚到了他睡的位置上,抱着他的枕头,缩在被子里蜷成一团。

他轻声走过去,睡到海零的那一边,从他身后把他抱住,低声对他说,“不要害怕,我有你就够了,不过,你也要答应我,只能有我一个人。”

话音才落,本来睡得正熟的海零抱着枕头转了过来,一双眼睛越过枕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严延看着他这副模样,眼里满是笑意,忍不住收拢抱着他的手,把头凑到他跟前,蹭蹭他的鼻尖,对他说:“不装睡了?”

海零没吭声,只是把怀里的枕头抽了出去,然后伸手搂住严延的脖颈,抬起头把嘴唇送了上去,严延自然不会和他客气,翻过身压着他就吻了起来,吻得差不多,海零手开始不安分,严延无奈地把它们抓了攀到自己肩膀上,一边回应他的热情,一边脱他的裤子,那东西进入他身体的时候,对他说:“我迟早有一天会死在你身上。”

海零听完就乐了,搂着他大方地在他耳边亲了一口,“你要是不乐意,以后换我来,我保证□□到你欲仙欲……”死字还没有出来,严延已经吻了下来,再多的话都变成了无意识的□□和喘息。

一个星期之后,尤安就在机甲基地自己的办公室内见到了海零,海零一点没客气,拿了一摞纸质东西丢在他面前,尤安低头翻了一翻发现全部都是写着海零名字的纸质体检报告,不同的医院不同的地方,有些甚至不在他们这个星系。

尤安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他没想到,难得严延放假在家,他会不和严延腻在一起,而是到处去做检查…..

海零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没猜错,他的身体和其他男性哨兵一样,根本就没可能会怀孕,尤安给严延的那份检查报告,包括他在国度几个严延交好的医生那里做的检查都是他们伪造出来的。

他知道他们大概是想和严延开个玩笑,没什么恶意,可是,不巧踩到了海零的痛处,他知道严延也不想要孩子,可是如果真的怀上了,他就不得不考虑,这是严延的血脉,就算他不喜欢,他也不想伤他,但是如果真的把他生下来,自己又忍受不了要把严延分一半出去,纠结了整整一个晚上。

他对尤安说,“也还好我和严延都不想要孩子,要是遇到那些想要孩子的夫夫,你们该如何收场?”

尤安哑火了,迟疑了片刻才道:“我们真没什么恶意,就想着你们婚期快到了,想让严延克制一点,忍到婚礼的时候再告诉你们,到时候小别胜新婚,你们不也更性福一点?”

“还有一点就是,这个主意是叶老爷子出的。”

这会儿换海零哑了,他想了片刻才接话,“他老人家不是已经不管我和严延的事了?”

之前他上门请他来参加婚礼,他都不来。

尤安朝他勾了勾手指,“之前你和严延是不是在严延的机甲里做过?”

“……我倒是想,不过你看机甲那个空间可能吗?”

尤安想了一下,好像是哦。

然后又说:“叶老爷子说,严延太不知检点,随时随地发情,决定让严延吃点苦,憋他几个月,所以才有了你怀孕这件事……”

海零:“……”

他还真替严延觉得有点委屈。

他倒是很想严延随时随地发情,可是严延很多时候不配合他也没办法,他们最过分的一次,不过就是陪严延去办公室拿东西的时候,在那里里做了一次,而且那个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老爷子耳目再多,也不至于连这个都知道吧?

“再说……我们也没有当着人前做,老爷子是不是管太宽了?”

尤安叹气,“老爷子明显是向着你,觉得是严延欺负了你。”

海零:“……”

“你想啊,你才几岁就被严延给办了,老爷子觉得那个时候你性向都没有确定,对上下认知肯定有偏差,所以想空出几个月给你矫正矫正……咳咳咳你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我们明知道老爷子坑严延还帮着他,这不是……”

“想看他被压?”海零挑眉,“还是想看热闹?”

尤安轻咳了两声,“我悄悄地和你说,哨兵和向导,一般还真的是哨向居多,你再看看严延那张脸,好不容易追到手,你不试试,不觉得可惜吗?”

“你说的好像挺有道理。”

“对吧,你不如就配合我们,说你有了孩子,让严延让让你呗,他那么疼你,让你几个月又有什么?然后几个月过去,□□也□□熟了,他就别想再翻身了!”

“老爷子到底给了你多少钱?你这么想看严延被压。”

“我是那么肤浅的人么?我是为你着想,再说了,难道你就不想在上面试试?”

心里却在小声嘀咕,大家朋友一场,为什么同是向导,他却在上面!

海零假装没看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叹了口气,“可是我打不过他,你知道的他精神力很恐怖。”

“这个就好办了,老爷子都帮你想好了。”说着就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针水,“把这个兑在他的吃食里面,普通人每次只需沾一点点,半个小时后就见效,到时候他就任你为所欲为了。”

“这个……”海零没想到还能有个意外收获,拿起那药,扫了一眼名字就知道又是禁药,多问了一句,“有什么副作用吗?”

尤安拍胸脯保证,“专门针对向导的催情剂,绝无副作用,不过因为药性太烈,加上使用后会短暂失去精神力,才被禁制。”

“那我收下了。”

“对吧,这才对,我们也是为了你好,诶……你头上飞着的那个是什么?”

“这个吗?”海零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个遥控器,摁了一下,一个如苍蝇大小的飞行器落到了他的手上,尤安看一眼就发现,那是个摄像头,顿时气结,“海零你这是什么意思?”

海零掂量了下手里的摄像头朝他扬眉笑笑,“你说我要是把这个给严延看……”

尤安:“……你你你太卑鄙了!”

“开个玩笑嘛,再说一个视频而已,严延还能为了这个和你闹掰?”说完就把摄像头递了过去,“给,你看看我们也没说什么。”说着绕过他面前的桌子,走到他跟前。

尤安连忙接过,摁下开关,小摄像头上顿时立起了一个三维视频,内容就是刚刚他和海零的对话,这么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不过他还是不太想让严延看到这个东西,看完就把东西收到了自己的兜里。

“没收。”

海零耸肩,“我也没打算给他看。”

尤安:“那你!”

“好了,消消气。”海零赔笑着把他桌子上的那杯水递给他,“你不也和我开了个大玩笑?”

尤安理亏,只能接下水,做样子地喝了一口,放下杯子,“你要是没事可以走了。”

海零摊手,道了一句,小气。

绕过他的桌子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不过他没有立刻离开基地,而是又打开了他进到他办公室后放下的另外一个摄像头,在外面盯着他又喝了几口杯子里的水,一直到他面色有些不对,才拿起终端给对方的配偶某个哨兵上将发了一条简讯,“尤安在基地被人下了药,速来。”

他和尤安的关系不错,那个哨兵不疑他,连忙赶到了基地,他就等在门口,一脸为难对他说:“我也不知道谁会对尤安下那种药。”说着他拿出刚刚用完的药盒子递给他。“他现在就在办公室里死活不肯出来,不过我已经把四周的人给遣走了,具体怎么办,你说了算。”

那个哨兵,看了眼药的盒子脸色立刻变了,什么都没有多说,直接进了办公室。

海零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确定这两个人短时间内不会出来了,才拿出一张白纸,写上“正在爱爱请勿打扰。”贴在门上,这才愉快地回了家。

今天是严延在家里休息的最后一天,看他一大早地就出去了,问他去做什么他也不说,一直快到晚饭时候才回来,不过严延很少干涉他的事,他不说他就不问,两个人吃完晚饭,海零和平时一样去榨了两杯新鲜果汁,一杯自己留下,一杯递给严延。

和他说起了今天的事,告诉他,他怀孕纯属子虚乌有,“尤安的骗术太过拙劣,我随便找人做了几张假的检查报告就把真相骗出来了,不过你也别生他的气,我已经给他吃了一点小苦头,明天你就知道了。”

严延闻言微笑,他家海零的手段,他深有体会,低头喝了一口他递过来的果汁,还咽下去就皱起了眉头,放下杯子转头看向海零。

海零面上不显,心里稍稍咯噔了下,被发现了?

严延看着他,还是把果汁咽了下去,然后朝他伸出手,“过来。”

海零看他这样就知道计划失败了,只好朝他走过去,装成一脸无辜问他,“怎么了?”

严延拉住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圈到怀里,什么关子都没有卖,直接说:“他们给你药的时候没告诉你用量?”

严延都这么直白了,海零再装傻也没意思,靠着对他说,“尤安没说清楚,不过我在他分神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在他水里倒了一支,他很快就有反应了,怎么?一支对付你不够吗?”

严延咬了下他的耳朵,坦然,“不够,至少一盒。”

海零:“…….”

敢情叶老爷子给他的是一次的用量。

“还有……”严延说着手指放到了海零的衣扣上,“我好像没告诉你,我年少的时候被肖宁骗去做了一阵子的试验,我对帝国几种禁药非常敏感……我可以让你不吃药,就尝到那些禁药的滋味。”说着手指已经滑到了他的平坦的小腹,轻轻地抚摸了下,“既然你没有怀孕,想不想试试?”

海零:“……”

这和说好的不太一样。166阅读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