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幸福日常

138 大结局(全本完)

幸福日常 苏笑鸢 8074 2020-04-06 08:21

  

  

周云星这么安慰冯妈妈,也是这么安慰他自己。总之,他一定要治好冯晓晓。

冯晓晓确诊后的第二天,和她有关的亲戚全到了医院,只要是在18到45周岁之间的伯伯、舅舅、表哥、表姐,都做了匹配,可是没有一个是符合的。黎羽飞和周云星动员了公司的全体员工,苏以彤也去抽了血,就连杨淑曼都去了,可还是不行。

连着几天,周云星都呆在医院,苏以彤也在。

周云星让苏以彤回去,黎羽飞也劝苏以彤回去休息,医院里还有那么多人守着,可是她不肯。

于是,冯晓晓的病房里,一直有四个人守着,冯妈妈,周云星,苏以彤,黎羽飞。

这个时候的冯晓晓,也已经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

前几天还好好的冯晓晓,那天,突然就发病了。

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冯晓晓,鼻腔内插着输氧管,打着吊瓶,睡得很轻很浅,好像很快就能醒过来。

周云星已经让苏以彤和黎羽飞回去了,病房里冯妈妈在守着,周云星则又去找了医生。

但苏以彤,还是会经常来医院看望冯晓晓,询问冯晓晓的身体状况,并对周云星说,不用担心钱,只要能救命,多少钱都可以。

“医生,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急性双表型白血病,只能通过骨髓移植才有可能康复。”

冯晓晓之后,开始接受化疗。

因为化疗很痛苦,冯晓晓死活不让冯妈妈陪,但周云星还是跟着进去了。

化疗室外面,苏以彤陪着冯妈妈。

“这孩子苦啊,七岁的时候就没了爸爸,我自己身体又不好,经常要花钱看病,连她上学的钱都是亲戚们每个给一些。一直熬着,就指望着她能上个好大学,出来找份好工作,这样我就算是对得起她死去的爸爸了。可是,这孩子,读完初中后就怎么也不肯去读了,一定要去打工……都是我这个当妈的没用啊……”坐在走廊的长排椅上,冯妈妈忍不住又哭了起来。“阿姨,晓晓会没事的,会没事的。”化疗室的门还关着,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苏以彤一个劲的安慰冯妈妈,也是在安慰她自己,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因为化疗,冯晓晓的头发掉了很多,苏以彤专门去买了顶很好看的帽子。可再好看的帽子,也欺骗不了其他人。

医院的草坪上,周云星正用轮椅推着冯晓晓散步。

苏以彤和黎羽飞站在远处,眼睛红了一圈。

“羽飞,为什么会这样?”苏以彤问黎羽飞,即使她知道,黎羽飞也给不了她任何答案。

“等找到适合的配型,她就会好起来的。”黎羽飞把苏以彤揽进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

半个月前,还那么活泼,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人的生命,难道就真的这么脆弱吗?

另一边,周云星和冯晓晓。

“大叔,要是我死了……”冯晓晓知道自己可能会死。

“不许乱说话。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死的。”周云星说。

“大叔,我很喜欢你啊。”冯晓晓说。她和周云星虽然交往了那么久,不过,她还从来没和周云星说过,她喜欢他。

“我也喜欢你。”周云星说。

冯晓晓的状况不是很好,两人在外面没有呆多久,周云星便把她推回了病房。

为了不给冯晓晓太大的压力,除了周云星,其他人都是轮流来医院陪她。周云星走了后,苏以彤和黎羽飞进了病房。

这天,苏以彤又来了。

苏以彤把一盆小的太阳花放在了床头柜上,而上面,更是摆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有仙人掌,有康乃馨,有小邹菊,有玫瑰……大大小小的花摆满了整个桌面。苏以彤不喜欢插在瓶子里的花,因为那些插花,很容易会枯萎。长在泥土里的则不同,就算花开过了,下次还会再开。

“以彤姐。”每次见着苏以彤,冯晓晓都显得特别的高兴,也喜欢她买来的花。

“晓晓,喜不喜欢非洲菊,紫色的那种?还有安吉竹或是葫芦竹?”苏以彤往房间里看了下,窗台下面还可以摆些大盆的花,她问冯晓晓。她不想看到病房里面冷冷清清的样子。不等冯晓晓回答,苏以彤自己决定了下来。“我下午的时候,去买。”

“对不起,我这个病,让你们担心了。”冯晓晓平时什么也不说,但心里面很愧疚,因她的病,拖累了那么多的人。

“人哪能没有点小病,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苏以彤勉强的笑着。

“嗯。”冯晓晓点点头,她要好起来。

下午的时候,苏以彤让人送来了几盆大的盆景,快晚上八点的时候,苏以彤才和黎羽飞一起走了。

冯晓晓在医院已经住了一个多月,终于,医院下了危通知书。

第一个知道的人是周云星。

“医生,求你了,求你了,再想想办法。”就和那时的冯妈妈一样,周云星苦苦的求医生。

“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劝苏以彤。

“现在医疗那么发达,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而且晓晓,也在很积极的配合治疗。”周云星不能接受。

“她已经过了最佳手术期,即使后面能找到合适的骨髓,也没有办法了。”医生说。

被宣判了死刑后的冯晓晓,没再去做化疗,病房里的所有人都异常的安静,静到可怕。

“大叔,要是我死了,你不要太难过。”冯晓晓对周云星说。

“你活下去,我就不难过。”周云星心里很难受,从未有过的难受。

“其实,就算不能出国,不能去留学,也没什么的。我只是有一点点遗憾,没能陪大叔走到人生的最后。”冯晓晓心里最舍不得的,最遗憾的莫过于这个了。

她是真的很喜欢周云星啊,虽然他们以前经常吵吵闹闹,虽然她也不一定就知道什么是爱,但她真的很喜欢周云星。

“我还等着你的胸变大,那时候再娶你做老婆……”周云星说着说着,声音不知不觉中梗咽了。

“要是我的胸,不能发育到我妈妈那么大,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冯晓晓说。

“那真要考虑考虑了。”周云星说。

冯晓晓笑了笑。

“大叔,不要忘了我,好吗?”

“你要是每天都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不忘记你……”

周云星从来都是个无神论者,但那一刻的他,祈求世上真的有神明,他不用神明无条件的救冯晓晓,他可以把自己的寿命分一半给冯晓晓。

这样,他们就可以继续在一起,手牵着手,直到彼此生命结束的那一天。

为什么天,那么不公平,她明明还那么小,她明明那么努力的生活,为什么不能让她继续活下去。

为什么?

而他,除了一遍遍的问为什么,什么也不能为她做。

即使是家里破产,即使是苏以彤结婚,周云星也从没觉得自己这样无能无力过,觉得自己什么也做不了过。

他比他想象中的,更喜欢冯晓晓。

然而,老天就是无情的。

是那天晚上,冯晓晓停止了心跳,离开了这个人世。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能遇见你们,真的很好,谢谢。”然后,面容安详的走了。

“晓晓,晓晓。”冯妈妈扑在冯晓晓瘦小的身上,大声的一遍遍的喊着。

苏以彤没再去拉冯妈妈,她自己也倒在了黎羽飞的怀里。她只觉得心好难过,真的好难过。

周云星则一直握着冯晓晓的手,不愿放开。

依照冯晓晓死前的意愿,把她身上有用的器官全都捐献给了医院。而冯晓晓的后事,全是周云星一手操办的。

冯晓晓已经过世一个月了,周云星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

他有时候想起冯晓晓的时候,眼泪就会禁不住流下来,他的家里面,明明全都还留着冯晓晓存在过的痕迹,可她,就那样死了,以后再也看不到了。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周云星很难受,真的很难受。

冯晓晓死之前对他说,不要忘了她,是,他忘不掉她,他这辈子都不会忘掉她。

时间真是可怕,一年的时间,可以让人忘记很多事包括很多人。但至少,还有几个人记得曾有个叫冯晓晓的女孩存在过,以后也会这么一直记得。

结婚快两年了,苏以彤也没能怀孕,去医院检查过,她和黎羽飞两个人都没有问题。

“羽飞,要是我不能生育怎么办?”苏以彤问黎羽飞,她知道他想要孩子。

“只要你能在我身边,其他的都不重要。”黎羽飞把苏以彤搂在怀里,很用力,很用力,怕一松手她便不再了。

虽然,黎羽飞和冯晓晓的关系,并没有苏以彤那么熟,也没怎么私下接触过。但冯晓晓的死,对黎羽飞还是有着很大的影响。世事无常,谁也预计不到明天的自己或是她会怎么样,珍惜眼前人,那是他最大的体会。

“小彤,我爱你,多久都不会变。”黎羽飞向苏以彤承诺。这一生,他会守在她身边,伴在她身边,不离不弃。

“羽飞,能遇到你,真好。”只要有黎羽飞陪着,苏以彤就有勇气走后面的路。

那天,周云星打了个电话给苏以彤。至从冯晓晓死后,两个人便很少联系了。

“我要出国了,今天晚上的机票。先去菲律宾,再去其他国家,然后,可能就不回来了。”周云星在电话里说。

“我去送你。”苏以彤想不到,周云星真的要走了。

“不用了。”周云星拒绝了,沉默了一会后,他再说,“有空的时候,帮我去看看晓晓。”

“好。”苏以彤答应他。

周云星说是不要送,苏以彤还是去了机场。可路上遇到交通事故,被堵了很久的车,等她赶到机场的时候,周云星的那个航班已经起飞了。

“轰。”是飞机翱翔而过的声音,苏以彤仰起头,一架一闪一闪的飞机飞在空中,最终进到了远方的云层,彻底消失不见。

周云星走了,真的走了,他把公司交给了他爸打理,而欠苏以彤的那些钱,在走之前一次性打进了她账户里。

刚开始的时候,苏以彤还会收到很多周云星寄来的明信片,从菲律宾、巴基斯坦、阿富汗、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一个国家接着一个国家,她知道,他在想办法让自己开始新的生活。

是一年后,周云星的明信片中断了,至那以后,苏以彤再也没收到任何明信片,而她收到的最后一张明信片的地址显示是曼切斯特。

苏以彤试图靠那么明信片找过周云星,可最终没有找到。

时间,又这样过着。

想起的时候,苏以彤会用周云星留下的钥匙开他家的门,她把他寄给她的所有明信片整成了一个册子,放在书房的架子上。

美国旧金山的一家酒店,周云星去办理入住,突然被一个人叫住。

“周云星,真的是你?”叫他的人说着中国话,而且是个女人的声音。

周云星转过身去,一个女人拖着一个行李箱,跟在他后面进来。

“周云星,不认识我了。”那个女人笑看着周云星。

周云星确实感觉以前在哪里见过那个女人,他努力的想着,最后终于开口,“陆琪丹!”

“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异国他乡遇到。”那个女人,正是陆琪丹,苏以彤的好朋友陆琪丹。

这个世界,有时候会觉得很大,有时候又让人觉得很小。

陆琪丹曾经对苏以彤说过,她去罗布泊的时候,她坐的车翻了,后来是别的车救了她。而救她的那辆车上,就坐着周云星。

周云星他们那辆车,把陆琪丹他们送回乌鲁木齐的医院后,因为还要去罗布泊,所以,只是和陆琪丹匆匆认识了后,便又走了。

两人没有相互留下联系方式,之后,也再也没有遇到过。

如果苏以彤结婚的那天,陆琪丹的飞机没有延误,回到g市参加苏以彤的婚礼的话,应该能见上周云星。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真是很奇特。

以为会永远在一起的人,突然就分散了。而一些自己都忘记了的人,居然又在某一天遇上了。

而且,还意外能喊出她或他的名字。

“这个世界还真小。”周云星也说。

“你一个人。”陆琪丹问他。

“你也一个人?”周云星问。

“是啊,一个人。”

“就自己一个人……”

(全本完)(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